DSC03777.JPG  

有些城市的美,適合和自己分享。如果不是前塵舊夢,我又怎會在此時此刻這般懷想,雖然它的過去,於我,只是片段記憶,但這就夠了,足夠彰顯它的淒美與勇氣。且容許我以一個城市稱呼它吧!歷史印記裡,這座城市如鋼鐵般強壯,史詩般浩蕩,不管軍人或居民,都在歷史洪流中寫下輝煌與閃耀的壯烈歲月,但其實我愛的是它的另一面,孤獨和卓絕,我愛它的不凡和平凡。此刻打開旅遊相本的瞬間,彷彿又聽到切切呼喚,期待我再度投入它的懷抱。

 

2009年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之前,早已策劃許久,卻一直沒能找到同樣愛它的旅人同行,畢竟它的美,不是人人都會欣賞的那一種。沒有威尼斯的浪漫,沒有江南的風情,沒有塞外的豪邁,沒有歐洲的典雅,它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除了勇氣,飛蛾撲火般的勇氣。

 

DSC03659.JPG  

DSC03707.JPG

 DSC03759.JPG 

DSC03713.JPG

童年之夜,父親把室內燈火全部熄滅,我們幾個小孩在黑暗中睜大眼睛,全擠在一起,靜靜聽著父親年輕時金門服役的舊事。我那小小的想像力,大大幻想著無月光無星子的海灘,伸手不見五指,只有規律的浪起潮退,夾雜著自己的呼吸聲,心臟噗通噗通跳,以及,時間的跫音。慢慢,慢慢的。

 

浪來,浪去,耳朵取代了眼睛,我在漆黑的屋子裡煞有介事地聽著陣陣海潮聲,想知道年輕阿兵哥能否平安渡過這執勤的一夜。父親不說話,我們默默在黑暗中等待,不吵不鬧,無所是事,雖然眼睛早該習慣了這黑,但我們仍舊什麼也看不到,我看不到父親,一如他也看不到我。

 

年輕的阿兵哥開始感到無聊,他忍不住拿出香煙點火:「應該不會這麼倒楣吧!」滿室黑幕立即出現一點星火,紅色,小而亮…像襯在黑緞布上的紅色鑽石。「啊!」緊接著父親低吼一聲就不再有聲響,我們著實嚇了好大一跳,縱使沒有高亢的驚呼,心臟卻彷彿跳出了胸口,我們緊張地在深邃的黑暗中等待父親把故事接下去。

 

DSC03866.JPG  

當年金門,畢竟是這樣風聲鶴唳的,我站在「八二三戰史館」裡,不由得想起這段童年往事。在一張【金門地區落彈統計】前,我佇足良久,根據國防部發佈的統計資料,八月二十三日當天,金門島群落彈量為57,533發,若統計至十月五日深夜,44天裡頭落彈就有444,423發,以單天落彈數量統計,九月十一日共有58,760發最多。勇敢的金門人,我潸然淚下卻為你喝采。

 

DSC03720.jpg

DSC03733.jpg

DSC03735.jpg

DSC03838.jpg  

嚴格說來,這是我離開後第972次想起它。記憶中,到訪的那天沒有陽光,和台北的氣候相去不遠,但我堅決用更多的筆墨來形容,因為我的心總是要感謝的,感謝我來到此地時,迎接我的不是煙硝與炮彈,而是台灣離島特有的閒心和閒情。這樣的生活很好,使我不想僅僅只當個旁觀者。

 

機場外有些霧,讓金門看來像在雲端裡,朦朧不真實。我知道認識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是走路,從容悠遊的晃蕩,而且這正是我來此處的目的!不過最後我還是選擇騎乘機車往返於金城、金湖、金寧各鄉鎮之間,把這島嶼當成我的領地,巡禮海防、碉堡、炮台,潛入坑道、函洞,我在這仙境恣情妄為地疾馳奔走,讓所有歷史記憶也像風一般灌入腦海,再輾轉遠颺。風裡的我很快樂,二十一世紀的金門很幸福。太武山、莒光樓、八達樓子等耳熟能詳的景物一一呈現眼前時,內心是多麼的感動,彷彿奔騰的熱血一直都存在,一直與島民共榮著。

DSC03684.JPG  

   DSC03844.JPG  

 DSC03688.jpg

DSC03656.jpg

DSC03671.jpg

DSC03770.jpg  

那斑斕鮮艷的風獅爺,我一半理由是為它而來的。自1992年金門開放觀光之後,抽屜裡的小紙盒收集了許許多多各式各樣造型的風獅爺,那是同學、朋友或同事當地旅遊時買回來送我的。記得第一次見到它的樣貌時有點震駭,像小時候見到廟宇裡七爺八爺人偶一樣,畏懼且驚怯。仔細端詳,它雙眼大而凸出,目光兇猛,鼾頭寬闊,呲牙咧嘴,身著披肩,或蹲或立,若不是多色繽紛的線條與彩繪,任誰看了都怕。然而,知道風獅爺存在是為了保護村民,鎮風押煞,驅邪伏魔後,內心的畏怯反被莊嚴肅穆的心情給取代了,面惡心善的神靈,多少日子以來就這麼守護著這片土地,人類脆弱的生命。

 

短短二天,我不斷與時間賽跑,天黑了還不願離開,天剛亮便已啟程,我忙著留連在古厝與洋樓間,徘徊在馬鞍式屋簷下,我聽到了磚與瓦的言語,也感受到歲月的痕跡,在我心中這些聚落是多麼的美麗。我接受了它的美好,同時也接受了它的滄桑。

DSC03657.jpg  

DSC03877.JPG  

DSC03732.JPG  

DSC03812.JPG

DSC03696.jpg  

 DSC03813.JPG  

 

 中時好文.JPG  

 

, , ,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禁止留言
  • 貝果琳
  • 金門對我而言 還真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但我想 對於顏玲小時候的記憶
    金門就充滿了濃濃的情意般
    很讓人忘懷
  • 我一直很喜歡金門.
    沒去之前對它的勇敢.它的建築就很嚮往.
    去過之後不但應想再去.
    也更喜歡它了

    顏玲 於 2012/01/07 22:32 回覆

  • 智愚
  • 這是我離開後第3次想到金門。
    我留存的印象都是坑道、黑暗、寒冷、高粱酒、彈子房。
    半夜伸手不見五指的荒郊野外孤獨的站哨,荷著槍,寒風中抖擻的身軀膽怯的小心翼翼的注視著四周,..........
    這樣的日子兩個月。
    沒有風獅爺,沒有貢糖。
    離開後,趕緊將他全部拋了。
    沒想到現在這麼美‧



  • 一直以為你是學生...
    沒想到你當兵回來了.
    哈~~

    顏玲 於 2012/01/07 22:28 回覆

  • 楊小蝦
  • 想到金門就想到長輩提過的:摸哨割耳朵
    花栗鼠在金門當的兵,(當時女友不是我)
    所以我也沒機會去....

    不過,砲戰發生時,金門人該是無奈多過勇敢吧.....
    被逼著承受戰爭的恐懼,不過畢竟是熬過來了
    也就給他們套上勇敢的外衣吧.....

    每次看顏玲的文就會被感染,昨天想看驚魂記
    現在又想去金門玩了....XDDDDD
  • 小蝦把我說得太好了~!
    有些文章我也是隨便寫寫...
    不過最近寫得比較用心倒是XD

    顏玲 於 2012/01/07 22:20 回覆

  • C & J
  • 這幾年C哥曾提過幾次想到金門玩…
    因為他是在金門當兵的…
    不過,後來都沒有成行的機會…
    也許小J 內心的考量…
    就是像顏玲所說的吧… ^ ^
  • 我說了什麼???
    哈....提示一下吧

    顏玲 於 2012/01/03 20:45 回覆

  • 亮子
  • 二十一世紀的金門很幸福
    相較多年前的槍林彈雨 
    現在多了許多遊客的笑顏 

    顏玲能去走上一回 
    再憶起小時候父親的點點滴滴
    想必心中感觸很深吧~~~
  • 下學期社大我又選了古蹟趴趴走的課.
    我們這班同學大部份繼續選讀.
    所以央求老師帶我們去金門喔~~
    如果可以再去.我一定會很開心.
    因為上次只是自己亂走跟本沒人導覽呢

    顏玲 於 2012/01/07 22:40 回覆

  • 文哲
  • 金門如以觀光的角度來看..的確是不美..
    因她曾是戰地..蒙上一層神秘面紗..
    台灣過去金門觀光.大多想看面紗底下的面貌~~
  • 最近金門也往觀光路線走.
    記得100年中秋節時還推出坑道音樂會.
    我超喜去聽的.
    感覺應該很棒.有回音耶~~

    顏玲 於 2012/01/07 22:46 回覆

  • hafamily
  • 謝謝您的分享!
    金門去過兩次,是一個擁有美好記憶的地方。
    很美!^_^
  • 不客氣~

    顏玲 於 2012/01/07 22:48 回覆

  • 莫宰羊
  • 黑默:金門
    會讓我想到貢糖耶
    收了幾次^///^
  • 我也很喜歡貢糖...超好吃的

    顏玲 於 2012/01/07 22:49 回覆

  • C & J
  • 就是…… 那個呀……
    " ……什麼都沒有… 除了勇氣… "…
    小J 最膽小了啦…… 哈哈!
  • 其實如果喜歡花蓮的人.我覺得金門更適合.
    因為現在的金門很安靜.
    幾乎聽不到像台北一樣的喇叭聲.汽車聲.和吵雜的人聲.
    所以我真的好喜歡那裡

    顏玲 於 2012/01/07 23:18 回覆

  • 喬小夫
  • 感覺在妳的眼睛裡,整個金門都變漂亮起來
  • 嗯~在我眼中.它是未施脂粉的美女.和南投一樣喜歡

    顏玲 於 2012/01/07 23:32 回覆

  • 拿鐵不加糖
  • 有著童年記憶的連結, 相信這趟金門之旅, 在顏玲心中必定含著某種意義
    這個地方對拿鐵的人生而言還很陌生, 印象中的單打雙不打, 以及種種當兵時會發生的可怕意外, 讓人對這個地方更添許多想像

    謝謝顏玲分享了美麗的金門島, 希望有一天也能親自站上前線, 體會這份純樸與戰地的風情!!
  • 從金門到福建土樓到廈門.這是我現在超想走的路線

    顏玲 於 2012/01/07 23:52 回覆

  • 東海
  • 從我兒子這年開始,就不必再服兵役了。

    以後,想要聽到身邊的朋友聊金門當兵的故事,越來越難了。

    就像新世代,對歷史也不怎麼清楚,除了死背課本會考試的內容外。
  • 這樣看來東海的兒子似乎也和我兒子差不多.
    想必你也早婚喔

    顏玲 於 2012/01/08 11:35 回覆

  • Leo
  • 我還真的沒有去過金門呢!
    一個神祕的地方。

    您父親大人看起來好像很會講故事的樣子
    您有得到真傳喔。^^
  • 你喜歡拍照和旅行
    感覺金門很適合你喔~
    建議你找時間去玩玩

    顏玲 於 2012/01/08 11:39 回覆

  • Antoni
  • 我沒去過金門, 但從妳的照片與介紹中, 喜歡她古樸的建築與各式各樣的風獅爺. 妳父親在金門服役, 應該有很多軍營的駭人故事, 此時化作妳的記憶, 甚至引領妳企圖"佔領"金門, 不用砲彈, 而是巡禮, 妳成功了! 妳是真正的"金門王"! :-)
  • 哈~金門王..
    教授真是愛說笑.不過到過金門之後更喜歡金門了...
    或者有一天當我開始深度旅行中國大陸時.
    將會在某個地方定居也說不定

    顏玲 於 2012/01/08 11:48 回覆

  • 平凡舍長
  • 羨慕阿~~我也沒去過金門
    一直以來都只是聽聞@@"
    看照片倒是讓我蠻想去看看的說......看來要籌備好金錢才行^^"
  • 舍長愛說笑了~到金門不必很多錢.
    倒是得真的有興趣才行.
    10多年前有同事去玩回來跟我說很無聊....
    3天不知道怎麼過.
    後來我去了之後才想.要我住一星期.我應該也不嫌多吧

    顏玲 於 2012/01/08 11:53 回覆

  • Scorpian
  • 哈,幾年前我也應在金門當兵的同學之邀,一起去回味他的當兵歲月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了一部以金門為背景的電影-夏天協奏曲,把金門拍得很美,推薦給您囉.
  • 夏天協奏曲~
    好.我找找看.謝謝

    顏玲 於 2012/01/08 12:00 回覆

  • applepeel
  • 好棒的故事,隨著記憶追尋!
    還沒踏上過那塊土地過!
  • 你喜歡拍照.
    當地的傳統建築很漂亮.我捨不得寫在這一篇.
    要單獨再寫一文來介紹

    顏玲 於 2012/01/08 12:08 回覆

  • peton
  • 我記得在我國中時,一家子曾跟親戚一起到過金門
    當時對於戰地風光不甚瞭解和欣賞
    只知道貢糖和蚵仔真的好好吃喔~~~~

    看這篇文真的是很有感覺
    循著記憶走訪,心情也會跟著一路迴盪~~~
  • 有格友介紹我看<夏天協奏曲>...
    你常看電影.不知對這部是否有印象...
    說也是在講金門的故事

    顏玲 於 2012/01/08 12:09 回覆

  • 小女王
  • 您爸爸用這樣說故事的方式,真的好有趣哦~
    我還沒去過金門呢~
    之前看旅遊節目也介紹過,還特別介紹了阿兵哥愛吃滴炒泡麵~
    平凡菜色,也挺誘人的說~
  • 沒錯~當地炒泡麵.
    只能說~~好吃到不行

    顏玲 於 2012/01/08 12:14 回覆

  • 熾
  • 雖然這是舊文,但 顏玲優美 的筆調,依然讓人愛不釋手。

    我年輕去過金門,幫前老闆買電腦送過去,也趁機賺了一趟免費的旅程。

    下機第一個感覺:真好的空氣!悠閒的在稀鬆的街道,整個人都舒暢了起來,和台北截然不同。

    另:前一篇「閱讀之路」怎封閉迴響了?
    那天匆匆看過,還來不及留言,就一直放在心中。那一篇文勾起了我從小到大的記憶,雖然模糊,但 那段時間 琦君、三毛、老蓋仙 夏元瑜、代馬輸卒的 張拓蕪、朱天文、朱天心、蘇偉貞、席幕容、洛夫、楊喚、余光中、周夢蝶、楊牧、鄭愁予..........這些名字,又在心頭掠過一次,真好的時光啊!
    把我推回到了那個年少時期了!

  • 金門對台北人而言.真的是世外桃源..
    這一篇是新文章.前幾天才寫的.不是舊文.
    只不過照片是2009年初去時拍攝的.~~

    你寫的這些作家的確是我高中時期長看的文章.
    現在人寫的小說都太白話.太淺顯...
    有些文學獎作家的文章又太華麗.內容不夠深.
    因此我現在開始轉回來看這些老作家寫的書了

    顏玲 於 2012/01/08 12:27 回覆

  • 狐狸媽
  • 金門!是狐狸媽最熟悉的台灣領土
    金門!也是狐狸媽從未踏過的地方
    金門!在顏玲的筆下...好有味道
  • 為什麼最熟悉卻又從未踏入過呢

    顏玲 於 2012/01/13 15: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