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30774.JPG  

中秋年年有,我也年年期待。原本約好三妹自台中北上,么妹自花蓮西來,中秋節姊妹們好好在台北聚首,無奈花蓮火車票一位難求,么妹作罷,三妹也跟著取消,我癡心盼望的中秋烤肉就這麼化為烏有,心中的落寞真是難以排遣。倒不是因為多喜歡吃燒烤,而是渴望那種氛圍,一羣人趁著月光圍繞碳火聊天、嘻笑,或是在烤肉桌旁手忙腳亂、七嘴八舌,好不熱鬧,這印象已遠離了七、八年,深怕將逐漸淡忘。

 

喜歡烤肉給別人吃更勝於自己,就像喜歡洗碗、澆花一樣,沉浸於當下,沒有一絲一縷雜念。我專注火候掌控與食物生熟,把食物作得美貌、美味,就像一種修練,也似一種藝術,周圍所有的聲響猶如海浪,湧來即又退去,不佇足停留,更不晃動心湖,這樣的舒適感無以名狀。雖然一離開碳火區又馬上落入喧嘩,但我知道身旁所有的親人都在享受此刻溫馨的干擾,因此樂於心境上的遁入與轉換,畢竟中秋晚,是僅次於除夕夜的親情慶典。

 

不知何時起,中秋詞義等同於烤肉,社區大樓在連假第一晚舉辦中秋晚會,允許住戶在中庭烤肉用餐,參加摸彩與唱歌。我在住家附近隨意吃了麵,刻意在中庭逗留,目的不是聽歌或摸彩,而是拉長了鼻子,聞那陣陣濃郁的烤肉香、碳燒味,嗅覺享福。我拿起相機記錄眾生相,拍戶戶烤肉架上的非凡豐盛,拍人人闔家團圓的平凡溫情,拍兒童的興高采烈,拍與我形單影隻對照下的熱鬧歡騰。

P1130754.JPG 

 

P1130752.JPG 

 

P1130771.JPG 

 

P1130768.JPG 

 

P1130767.JPG  

 

晚風中我悠悠晃晃,夜色下取景。我問一戶人家:「請問可以拍你們的烤肉嗎?」

「好呀!」

往前幾步,一群身著制服的少年男女圈著爐火聊天。「同學,請問可以幫你們拍照嗎?」

「好呀!YA~~」。

透過相機觀景窗,我尋找每個歡樂片段,隱約裡,其實也在替自己串聯記憶中失落的環節。

P1130755.JPG 

 

P1130769.JPG  

 

父母過世後,前公公就不准兒子在節日時與我相聚,母親的朋友曾打抱不平,說他們欺負我是沒娘家的人,也罷,有些事是由不得自己的。當我在臉書上寫道:「為什麼我永遠都那麼孤單~,許多朋友爭相安慰打氣,叫我好生感動,不料么妹猛的一句留言:「有那麼嚴重嗎?」像當頭澆了盆冷水,於是回覆:你不是我,所以你不知道我。或許在么妹眼中認為,怎麼將屆中年的大姐還是如此多愁善感

 

是我無病呻吟,泛情濫情嗎?次夜,意外發現同學在自己網誌寫下幾行字:

老同學寫的文章,心中很是不捨

故鄉的藍  http://yenling49707.pixnet.net/blog/post/35566069

這是我在部落格的文章,她引用了沒讓我知道,如今我知道了,也不同她說。有些事,放在心中不點破,感動會一直持續下去。

 

父母相繼離去的次年,四姊妹們在舅舅主持的佛寺邊緣烤素食,那是一次難忘的經驗,食材以蕈類居多,但也有皎白筍、茄子、青椒、百頁豆腐等等,魅力不輸葷食,我們將母舅視為唯一的親人,他開心,我們也都高興。

 

又次年,接近秋節假日,我們改約台中某家「野宴」燒烤餐廳,當時二妹已與我們漸行漸遠,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從那一刻起,她是有意迴避家族聚會。所以這最後一次不完滿的團圓,入席的除了我與兒子,還有三妹一家三口以及單身的么妹。

 

從小就不愛照相,如今想趁機緬懷過去的團圓時光,卻苦尋不到任何影跡與隻字片語,我信步走到附近夜市,向攤販買支便宜的烤香腸,普天同慶,聊勝於無。

P1130785.JPG 

 

P1130782.JPG 

 

P1130775.JPG

 

  P1130765.JPG

 

P1130762.JPG  

P113078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顏玲 的頭像
顏玲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