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CAOEW25S.jpg 

作者:夏夏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00623

雨、鹿、小島,《煮海》作者夏夏,不刻意說明或迴避故事建構的所在,或者她認為這並不重要,讀者只須根據書內的經緯,定錨在暗喻的離塵島嶼中,就足以窺見故事裡那抹欲言又止的回憶。

 

主角Chang被困在雨季的觀光小島中,因為島內沉重的歷史,讓村民不願在浪大的日子開船,因此Chang被迫與村民短暫生活在這塊與自己成長環境大不相同的土地。島上的女孩阿凱,化身元代雜劇「張生煮海」中的東海龍王之女,央求張生帶她離去,故事便由阿凱身上展開,衍生出相關的民俗風情與她獨有的過去,簡單的生活透露幾許對大自然的無奈,是Chang所能感受到的訊息,此外島民的親切和擇善固執,也更增添了小說的人文色彩。

 

鹿群隱喻了島上封閉的人生。鹿棚裏有生,也有死,正像島內的居民,在茫茫大海中自給自足,每逢豪雨、大浪、濃霧、或任何足夠讓人感到不安全的理由,都迫使大家閉鎖於這片土地。作者夏夏用阿凱喪母的童年,詮釋出故鄉孕育的恩和無法釋懷的痛,在每個人心中不都有這樣一個禁忌之地,不斷餵養著我們的矛盾,既是愛又是恨。她亟欲逃離這充滿回憶的地方,Chang這位外來客正是她的希望與救贖,不論她對Chang提到父親的碼頭、過世的媽媽和不懂事的妹妹,或是莎夏老鹿、叫Q的小狗,處處顯現阿凱對此地的絕望和不捨。

 

表象的禁錮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顆不再嚮往自由的心,作者沒說阿凱下了幾次想逃離的決定,但本書題名《煮海》,無疑也象徵著她必然的信念,此外她下意識中也分分秒秒等待,等帶一個能帶她到遠方的人。夏夏認為自己是被「煮海」這個意象吸引,我們給自己一個夢想,然後再於每天的生活中掙扎,雖然不見得能得到什麼,但所有的決心卻因此而偉大。

 

我們慣於將夢想加諸於非自己身上,藉以達成為自己開罪的理由,Chang一句:『妳把我想得太好了。』如醍醐灌頂一般驚醒了阿凱,不斷在她心頭盤旋;莎夏老鹿死去的那晚,阿凱以為自己能夠確認牠的孤單,但看守人說;『莎夏知道這裡有愛牠的生命,牠也知道妳愛牠,動物的直覺讓牠選擇那時候離開。離開不是壞事,但別什麼都不帶走,人不可能斬斷過去而活著,什麼不要,那只意味哪裡也去不了。』

 

這不是一本勵志的書,對於我們所追尋的方向,或許迷失,也無法探究盲點所在,然而如果堅信彼方是幸福的,何妨帶著煮海的心前往,哪怕沿途只有孤單陪伴,作者正是用這樣的期許,勉勵自己,鼓勵讀者。

全站熱搜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