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752625.jpg  

晴空萬里藍天如洗,日之金粉灑遍南台灣,炙熱陽光下奼紫嫣紅,那是男女老少手上的傘花,以及傳統市場柏油路上七彩絢爛的大陽傘與遮雨棚。海報在青天白雲下飄揚,『每件99』、『五金10元』、『專櫃出清399起』。商人套上麥克風,口若懸河,滔滔不竭。假日,從早餐後的晨間時光開始,趕集人潮與逐漸高張的烈日共事,汗水喧嘩熨貼人人身上。

母親在傳統市場度過大半生,主要販賣香菇草菇等各式蕈類,後來多了千變萬化的火鍋料,如蝦球魚卵豆皮沙茶醬等食材,隨廠商研發,她的攤車增肥至五尺見方。

總得輪流幫忙。守攤子起初真令人害臊,主婦邊走邊瞧,可我老開不了口招呼,「怎麼賣?」「半斤75。」她們看盡我眼底的羞赧。一回生二回熟,攤位守久了,臉皮也厚了。姊妹四人最喜歡與母親閒暇空檔小聊怡情一番,談同事、工作、也談感情。紅噗噗的臉正說著自己的那個「他」時,語音未落,母女竟默契地齊聲高喚趨前的顧客:「來呀!看看要買些什麼?」絕不突兀,我們就這樣在小攤斷斷續續將男友介紹出場。

烈日像鉤子,刺得發疼,電扇在戶外轉著火熱的氣流,吹得滿身悶。散場時刻,我們扔下生意晃盪,這段時間採買的多是攤商,自己拿了走,隔天再算帳,或是我的貢丸換你賣剩的五花肉,貨真價實以物易物。最後將剩餘商品秩序打包儲藏,垃圾分門別類,滿地金針菇碎屑與隔壁葉菜成堆被收羅至大籮筐,等著清潔隊收拾,水柱急疾沖刷路面,像學生下課前環境整理,高聲喧嘩,忙碌而輕鬆。

說起過年,是傳統市場一年當中的重頭戲。農曆二十九日東方未發白,黑夜與黎明前的交界,六十燭光燈泡宛如月華,點燃一天序幕,顧客雙眼惺忪講價,紙鈔在露水幽暗下恍惚,夜的顏色不夠真實。須臾,太陽跳上藍天,與人潮成正比,放眼滿目的黑,是萬頭攢動。一家六口總動員,父親則騎乘機車往返盤商間調度,母親挑大樑,三個女兒站兩旁,後方一位女兒補貨,將大包裝凍豆腐米血等倒進架上的塑膠彩盒中。四周人影充斥、喧嚷盈耳,大夥忙到頭也不敢抬。鼎沸時攤車微微浮起,離開地面,一會往東、一會往西,像漂浮碎波中的小葉。

次日雞未啼,鳥未起,全家披星戴月再度應戰。隨著慶典腳步接近,氛圍昂揚,這是一年當中最高潮。除夕晚團圓夜,二天一夜馬不停蹄的競賽終了,我們的酸疼和疲憊才在鞭炮聲中逐漸甦醒。

26年市場職涯,許多菜商都成了家中座上賓,與母親友好的朋友則過午收攤後,回家梳洗小憩,日落餘暉前邀約爬山、唱歌、或精舍禪習,晚上公園打太極或外丹功,翌日仍是神采奕奕訴說野遊之樂。母親人緣佳,聚會頻仍,曾令年輕的我自嘆弗如。

一位古道熱腸的阿姨,與我家交往甚密,母親過世時與姊妹輪番守靈,當時父親中風住院,這位阿姨幫了不少忙,無怪乎母親生前歎言與她情比姊妹深;一年餘深夜,父親猝死於醫院,姊妹們急急自中北部返家奔喪,當時父親大體被置於冰冷的太平間獨自孤眠,是她將他領回。凌晨時分與睡意角力,逐一安排葬儀社與法師,張羅就序靜待父親的女兒們到齊。「只剩妳們四人了,姊妹一定要團結。」彷彿母親透過阿姨叮嚀著……。

今年景氣轉好,小年夜裡市場附近轉悠,星之素芒映躍大地,花店徹夜忙碌,騎樓懸掛燈泡透亮闃黑,是年節的象徵指標,水仙和天堂鳥,花與葉的陰影燈下交疊,引我走進時光甬道,看見自己凌晨三點的身影。雖然攤位早已頂讓,然而每每看見攤商黝黑的臉,總會勾起春夏秋冬黑夜白天我在商市的幽微記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顏玲 的頭像
顏玲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