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536.jpg   

世上某些地方與我們的緣份是需要等待的,也就是說,因緣和合情況下才有機會到達某處,長久以來我總是如此堅信著。

 許多年前,曾和三個妹妹們約定一起到拉拉山家族出遊,輕嚐道地的水蜜桃滋味,當時估計至少能有十一個人同行,我為這想像中浩浩蕩蕩的大批人馬訂了獨棟民宿,期待出發的日子。那是父母親辭世後的次年,姊妹們心中娘家的餘溫猶在。家族出門旅行是一種表徵,代表家人齊心團結,不因娘家的消逝而分離。

 但,我們終究沒有成行,一場突如其來的颱風警報瓦解了我多情的預謀。爾後,我們四姊妹分居中、北,與東部,我們再沒一同出遊過,直至多年後的今天仍未如願。

 於是,拉拉山便成了我內心深處朝聖的祕境,不可被打擾的親情投射之所在,潛意識裡,我認定與它的初會,必將是奉獻給家人齊首共聚的地方。

 

 

IMG_6501.jpg

IMG_6511.jpg   

今年,友人告訴我:「蝴蝶季到了,我們一起上北橫吧!」北橫等同於拉拉山嗎?我心中替它保留的位子會因此而宣告破滅嗎?似乎也不盡然。當我們帶著相機來到北橫,尋覓大紫蛺蝶芳蹤時,卻是各藏心事──賞蝶,是朋友的初衷;於我,卻是將北橫當成心中溫暖碰觸;地名,彷彿變成一句柔軟的話,在心中溫潤著。

 大漢溪谷,群山環抱,峰巒蓊鬱,河水青綠,時節已近端午,豔陽熾烈,但羅浮村附近萬籟俱寂,蟬鳴如雷是唯一的聲音,彷彿時光暫停,恰如人間仙境,我將此情此景納入心中,有待日後追憶。

 羅浮橋、復興橋溫柔委婉橫跨於大漢溪上,似一對好友比鄰而居,也為北橫台7線公路展開一段美麗的迎賓典禮;接踵而至的巴陵橋、大漢橋更以開闊寬敞的雙臂環抱旅人。路途中時而驚見落石與坍方,雖然山巒美景依舊旖旎,而大自然的盛怒隱忍未發,台灣逐漸消逝的美麗不容忽略。

 地標台七線154.7公里處有一面山壁,山壁約十公尺長,長些許青苔,陽光透過茂密的林葉駁落在石牆上,友人說三年前他在此處遇見了美麗的大紫蛺蝶─台灣三大國寶蝶之一,於是我們停車在路邊等待。

 這樣的情景有些奇妙…。生活在忙碌都市中,我們也許等待下班、約會,等待發薪、或一場電影,然而在北橫路旁山壁邊上,我卻靜靜等候著撲朔迷離的蝴蝶!我期待的是偶遇?奇緣?還是一小片段寧靜時光?心情的空無?不論抬頭或低頭,眼光流轉之間,都像是在探究一個美麗的未知。太陽繼續照耀著,從眼底下無邊無際地延伸出去,而落葉已經午睡,剎那間我彷彿時踩進現在與未來之間,時間變得一點都不重要,此刻我在北橫懷裡,一點都不想離開。

 我們終究無緣再見大紫蛺蝶一面,朋友提議上拉拉山吃水蜜桃,我以時間不足為由婉拒。我心裡頭靜待與拉拉山有美麗的邂逅,就像朋友期盼大紫蛺蝶一樣,於是我們又各懷心事離開。

 或許徐風與花香、綠葉和陽光,蝴蝶飛動的翅膀如此悠然,都早已和我們訂下盟約,不必驚慌。北橫歸來,我決定多看一眼山壑澗谷,然後深烙我對它的印象。

 

IMG_6531.jpg

IMG_6505.jpg

IMG_6513.jpg  

 2014/1/10更生日報http://www.ksnews.com.tw/newsdetail.php?n_id=0000527797&level2_id=118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