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上岸,我只有棄船而逃。

寫完這句話,江湖裡的水就乾了。

很久以來,一直沉迷歷史,沉沒正史野史裡難以抽身。

現在,野史沒話說了。

這麼多年,一直以一個姿勢寫作,以一種姿態在煙火裡嗆著,灰頭土臉的刺穿歷史的隧道,與古人古色古情幽會,他們是我活的悲情,活得氣喘吁吁,大汗淋漓,原本的生活都塗抹上了一層歷史厚厚成芝麻爛穀子,我心已絕,我淪落美色美人美景,讓歷史去性感吧。我愛我哭我悲我傷我喜我憂我瘋我癲,已經和歷史沒有了任何瓜葛。寫我愛的人,寫我的傷情,我已不是我自己了。每當我一同一種姿勢閱讀他們的時候,我才會知道,只有你同我一種姿勢,才會懂得其中煙有多濃烈,火有多劈啪,情有多唏噓。當你的愛美到山花陡峭時,我就站在最俗氣的路口,撞翻你的風塵。

 

愛,一定是用淚水飼養的。

每當把苦苦的澀澀的那點愛,壓在舌尖下,把野史含在口中的時候,身體裡彌漫的是麻醉劑的苦香,那時,我活在漫天的雪花裡,看不見天,看不見地,看不見自己。那時,我就想走進晚唐朝道觀裡找魚玄機,在她豔旗高張的門前,把自己泡在性事裡寫詞作曲,看盡春色滿園。那時,我是她前世的同謀,我會路過她,成為她無數過往裡忘不掉的冤家,對手,情人。

世上最殘忍的事,莫過於當一對相愛的人不再相愛的時候,溫情脈脈的說,我還依然愛著你。

千古一悲。不過如此。

 

女人,女人,當我狠呆呆的寫著魚玄機的名字時,其實,我一直呆呆地看著這段歷史,看著魚玄機如何把愛演變成欲望,把欲望塞進性裡,縱性。看她的絕望,悲戚,仇恨,如何把才情貼滿身體可以炫耀的部位,作踐自己,毀滅愛情。任何一個人,只要把愛塞進欲望裡,一縱性的報復愛,無疑就會陷入絕望的天昏地暗的恐懼裡。

此時,愛是如此的美麗而悲傷啊。

 

你不上岸,我只有棄船而逃。

 

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也有五千年的正史,野史,愛一直在歷史的夾縫裡絕望地哭泣著,愛也冰涼著,它看不到陽光,它看到的只有森嚴的等級,它看到的只有懷才不遇的才子縱橫在文字裡的奴性的狂放。愛,需要挑逗,愛也需要主動的攻擊,才子的俚詞豔曲只能活在文字裡,在現實裡大部分才子的脊樑骨都缺鈣,在愛面前懦弱,逃避

愛從來就不是救世主。

人性中的破洞,從來都是被那一份不可預知棍棒給搗碎的。

 

你是我生命裡的沸點。愛的我沸點高不過零度,背棄的沸點低不過零度。愛恨只是隔著一層薄薄的冰。

 

愛著美色美人美景,就是這樣,一個個逛風景的人來了走了,你在冰下,狂暴的靠近烈焰,沸騰自己。可是,你還在不停的說,我冷。你太熱。

誰能找准愛的沸點。告訴我。

 

野史一直在給正史補妝。

傳奇一直在給愛情補妝。

每個人都以正史的面目示人,在歷史的面目含糊的冊頁上,有人往前跨了幾步,擋在正史的前面,以為自己就是正史,描眉畫目,顧盼生輝,遠觀,什麼都像,近看,唯獨不像個人。其實,每個人的的內心都蠢蠢欲動的閱讀者野史,陶醉於野史。

正史就是婚姻內的瑣碎周正的恩愛虛假。野史就是婚外情的的誘惑挑逗驚嚇的可愛,傳奇一直遊刃有餘的穿梭在正史和野史之間,為失色的愛情日夜不休的補妝,當你看到一個光彩熠熠的愛來了的時候,你的沸點就是零度,你渾身酥軟匍匐在愛的花裙子之下,抬頭時,看見的是什麼,你就愛上了什麼。

 

我一直給自己羸弱的情感世界補妝,給蒼白的文字補妝。我怎麼能不愛花紅柳綠的春色,我怎麼能不愛秋葉泛紅的濃情蜜意,我怎能不愛狂風暴雨的塵世,我又怎能不愛六月飛雪的奇遇。他們是一種種不同的顏色顏料,他們會為我的蒼白不堪,補妝,上色。

只有殘舊才會有補妝,才會有補救,才會有明媚的蒼白,燦爛的恐懼,親密的焦躁不安。

我的情愛一直龐大到支離破碎,你看到了嗎。

 

一位詩人說,我愛誰,誰就離開我。

可是,我愛的人都不在了,我才愛。我是多麼虛空的捏著一支筆,與其說是我愛,還不如說是我的筆在愛。與其說是我的筆在愛,還不如說是筆中的眼淚在愛。

就這樣,我溜達在野史裡,疾走在情愛世界裡,說自己,說別人,說愛情,說離別,說著我自己也不知道方圓不一的世界,一直說到馬踏飛燕的狂喜與悲歌一起涕淚四下。

 

有一天,如果我不能一躍跨上馬背,請把我葬在馬蹄下。

我從來也不希望命運給我一個喘氣的機會,命運也從來開沒有好好對待過我,可是,我還是順從的仰視著這個脾氣暴躁的老東西。一切只因為這個老東西在對我關起門的時候,給我了一扇窗戶,為此,我能夠有機會在深夜在雨天在狂風肆虐的旁晚,溜出去約會野史中的男男女女情情色色悲悲傷傷,起起伏伏,山山巒巒,他們就如同瞬息萬變的額濟納的秋天,我不知道下一步要發生什麼,可是,就是因為不可知,我迷戀,我癡狂。

我很窮,我只有一支筆,裡面灌滿淚水,飼養愛。

 

此文為部份轉載,原名《別誤會!》全文閱讀請至: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ea6bc20102e0ne.html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