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儒與交際花_書封s.jpg

作者:莎拉‧杜南特
編/譯者:許瓊瑩
出版社:如果
出版日:2009/11/26

【鷓鴣天】

玉慘花愁出鳳城,蓮花樓下柳青青。

尊前一唱陽關後,別個人人第五程。  

尋好夢,夢難成。況誰知我此時情。

枕前淚共簾前雨,隔個窗兒滴到明。~明代名妓聶勝瓊

中國古代名妓與才子佳話頻仍,本書《侏儒與交際花》切入點為西元1527年的義大利,關於交際花、侏儒與女巫醫的故事。在十六世紀初,政治與宗教傾軋,當時歐洲正值文藝復興時期,尤其經過黑死病與戰爭的洗禮後,羅馬與威尼斯商業鼎盛,在物慾橫流之間,真實的人性遂如退潮後的暗礁,逐一裸露。

 

作者莎拉‧杜南特(Sarah Dunant)用侏儒的第一人稱書寫,極其優美的文字,敘述了威尼斯的美與醜、善與惡、財富與慾望、以及人性中的聰慧與無知。

被羅馬樞機主教寵幸多年的交際花芙恩梅塔,在羅馬破城之時,一夕變成被削了髮、逃難中的女人,她帶著僕人侏儒布奇諾,回到當時最偉大的城市威尼斯,那時他們身上僅剩、足以重新開始的只有吞入體內的珠寶和一本製作精美的佩托拉克詩集。他們的目標是,如何讓羅馬的交際花,登上威尼斯的交際花名冊上,於是,在她成為高級交際花的路上,這些人相繼登場:盲女治療師伊蕾娜、土耳其仰慕者阿布杜拉、斷臂詩人阿雷提諾、畫家堤香、熱戀情人佛斯卡里……~摘自本書簡介

 

人們總因外表美醜,潛意識中高貴了自己的靈魂或醜化了自己的心理,雖然也因為看見美麗的事物暫時忘記自身的殘缺,但是當理智和情感倍受煎熬時,我們堅定意志能否再次屹立不搖,實則考驗著人類最純然的天性。侏儒布奇諾與交際花芙恩梅塔,在患難中交心同甘共苦,互相勉勵扶持,再次享受富裕是彼此共同的目標,然而當成功及金錢接踵而至時,猜忌、不滿、責難卻梗阻在友誼道路上。

我們習慣用推諉責任取代內疚,也用責備別人避免傷痛,他們開始面對人生所有不可預測的牌局。

 

布奇諾逾越了僕人的尺度,總認為芙恩梅塔是他的個人私藏,她的肉體可以取悅任何男人,但她的靈魂與知性卻非他莫屬,於是當芙恩梅塔迷戀年輕男子佛斯卡里時,布奇諾拿雞毛當令箭,把愛苗活生生從芙恩梅塔心中拔除;當她對盲女治療師伊蕾娜視如己出時,布奇諾就像貓眼般窺探著洞中老鼠,仇恨著擠進他與芙恩梅塔二人世界中的任何人。

也許他果真有能力、有魄力、也有過人的自信,但在盲女治療師伊蕾娜身上,布奇諾看見自己不願承認的渺小,彷彿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不能愛人、無法有正常人的生活,他其實痛恨世上所有的不完美,也許正如布奇諾所想的,當有一天他能喜歡威尼斯時,他一定也能喜歡上自己的殘缺。

 

雖然故事在布奇諾、芙恩梅塔及伊蕾娜間打轉,但作者透過時代背景對每個人題出關於友情、愛情、忠誠和善惡的質疑,市井小人物的愛恨情仇,自古至今,都在絕對與相對的事件中延續著。

此外人性中無從掩飾的猜忌,是我報復你對我的報復;誘惑別人的同時也誘惑著自己;不快樂的人妒忌別人的快樂,直到,有人願意無條件愛你時,你將這莫名的感動內化後敞開心胸。布奇諾過去只看到伊蕾娜濁白的眼睛,還有賊性般的表情,如今卻能發現她也有漫妙身段與白晰皮膚,但一切都已來不及…。

 

作者莎拉在字裡行間礦藏了許多優美的揣摩,將故事鏡頭時而拉近時而拉遠,營造出對文藝復興時期的距離美感和敬畏之心。此外主角布奇諾內心獨白,則以道德相對論般的辯證,產出許多智慧語錄,讓讀者與故事拘囿於曖昧關係。

另一方面作者將書中交際花販賣自己肉體的情節,用極度物化的方式摹寫,不同於中國古代名妓迫於無奈的委身青樓,布奇諾身份既如老鴇,又如經紀人。

教會中對於巫術的懲罰也用十分婉轉的方式呈現,即便我們都知道,所謂巫婆只因治癒了當時世人所不解的苦痛,卻必須在處以極刑時承受所有世人給予的痛苦,她們何罪之有?其所代表的意涵,是否正像法國將聖女真德出賣給英國,讓她被判為巫婆異端,以火刑處死一樣諷刺。

莎拉‧杜南特是否認為人性的淬鍊,正是嘲諷後的真實結果。

 

引用:http://blog.roodo.com/dali_novel/archives/10421865.html

 

 

全站熱搜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