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HDK  

所謂七年級生,在我眼中可分成兩類南轅北轍不同的族群。

 

當我年過四十,職場上當紅的正是二十四、五歲的他們,自信、青春、善良、生活豐裕,是典型的幸福年代孩子。與我友好的七年級同事,不外乎是盡責、工作態度佳、能力強、也勇於表達的夥伴,我極少遇見人們稱之為草莓或水蜜桃等吹彈即破的水果族群在身邊出現,因此以為那只不過是少數職場水果被誇張了。

我與他們有共同的語言,那是樂觀積極、和諧大氣的語言,不計較,肯學肯做的語言,對公司和職責充滿了向心力。

或許有人會說我把他們高估了,然就多數而言,我所看見的七年級生,是後生可畏的一群。

 

去年創業後,我開始面對七年級的員工,這些人都不是由我面試,有的是隔壁鄰居孩子找工作,所以來了;有的是朋友介紹不答應不行,所以來了;有的是親戚的孩子一時沒工作,所以來了,另外兼差學習第二專長的,也來了。

 

經過這一年多我大致可歸納成兩類。兼差學習的由於有份主要收入,他們利用下班時間到此學習技藝,或以工代賑,本就是一件值得稱揚的事,這類人多是心態積極正面,不怕苦不氣餒,達到期許的目標後就會繼續往下個目的地前近──因為要前行,所以帶著夢想離開原地,或許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由衷祝福他們的離去。

這一族群像龍眼或荔枝,外表堅毅不畏挫折,內心滿溢幸福甜美,並且擁有一顆良善的種子。這類七年級生正似我開宗明義所說充滿自信、勇氣的幸福世代孩子。

 

至於親友介紹的孩子,全都是因為沒工作,臨時覓個缺再騎驢找馬,這類人我並不想留用,但礙於情面,只好忍隱著。

 

先說這剛離職的H吧!他是一房遠親家的男孩子,近三十歲,國中畢業,不愛讀書,個性文靜沉默,國中畢業至今只做過二份工作,在此之前已有二年時間不曾就業,所以前些時候篤定又肯定的說要來公司學習一技之長,我們都樂觀以待。

 

第一周,上班時間前半小時就抵達公司;

第二周,竟能算好車程準確整點,分秒不差,我與他母親聊到這事,他母親時任工廠現場組長,回我一句:「沒遲到就好啦!」言下之意是我太計較了;

第三周,一樣時間進公司分秒不差,只不過這星期開始帶早餐來了,整點時候開始慢條斯理享受原味蛋餅冰咖啡。忍耐五天之久我終於告訴他:「早餐不是在上班時間開始之後才吃的。」

第四周,開始早退,動不動就說人不舒服要提早離開,或是下班前半小時便坐立難安,時候一到拿了車鑰匙走人,比逃難還快。

第五周,整點未到,乾脆用簡訊請病假。

第六周,約每隔二天上班時間一到,我要打電話到他家請他起床。

第七周,某日說他不舒服要請假半天;次日又簡訊請假;再次日簡訊離職。

簡訊離職當天,他媽媽,也就是那身為工廠幹部的親戚來幫兒子領薪水:「唉!說他沒興趣做這行,自己不是這塊料,對你們過意不去,所以不好意思來。」

朋友說,這是寶媽養出來的媽寶。我仁盡義至,也感謝H的主動去職,為我省去將來更多的麻煩。不過有了這七周的就業歷程,或許他又有藉口能在家躲個二年不工作吧!

 

另一位大三電子系學生Z,是同行友人的親戚,想趁暑假來實習,二十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起碼的觀察與用心也應該早就具備才是。Z身材瘦小,戴付黑框眼鏡,老駝著背,雙手自然下垂,見客戶送修螢幕二、三十台,他從不伸手幫忙,老闆郭老師極度生氣卻從不數落,他認為主動幫忙是學習的第一要務,無需旁人提醒,也因Z不主動幫忙,不開口提出疑問,一個月來只見他拿了筆記抄呀抄的,時間一到就來,時間一到也走,像極了課堂下善抄筆記的學生。

 

有天郭老師忍無可忍罵了他,起因是換電容基本技能,一般人二天就上手,Z看了一個月仍換不好,還把電容爆了。Z躲起來流淚,我告訴他:「來這裡要學多少由你自己決定,如果你不用心,二個月後回學校仍和二個月前一樣,倒不如在家看電視玩遊戲,還省了時間和車資。如果你不伸出雙手去拿,怎麼知道螢幕每台都不一樣重;如果不主動積極去做,怎麼知道哪些東西是硬的?軟的?熱的?冷的?」

又一周後Z再度被罵,這次他不再是低著頭乖乖等郭老師訓完,而是用力甩門之後一去不回。他故意將手機關機,不接任何電話,我緊急告知同行友人這件事,也請他連絡到時Z知會一聲,好讓我們放心。

由於郭老師決定不再讓他到公司來,我同時也請同行友人婉轉告訴Z,由他主動邀請Z明天起到他那裏見習,不要讓Z知道郭老師不再教他了。

此後,Z但不再出現,連他匆匆離去遺留的包包,也請同行友人到公司幫忙領回,這樣的結局,豈僅是無言的句點。

 

人人生長環境不同,因而造就不同的人格,我們不應以某某世代劃分界線。我眼中的七年級生,都像晚輩,因而我以接納的心期許他們更加努力。

時間不等待,今天的你如果和昨天一樣,那是你的錯。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辛巴克蝴蝶
  • 遇到爛蘋果,又礙於人情,罵也不對不罵也不是,徒增煩惱。
  • 雁情
  • 覺得說自己該說
    做自己該做
    至少有告訴他們

    路是他們自己選擇的
    就該自己承擔
  • 訪客
  • 寫得太好了!!
    下次見面這個可以讓我們聊上很久...
  • 我是大寶
  • 看完顏玲這篇
    讓我回想到上上個月對自己的檢討...
    在副總心裡我某程度也算是沒路用+沒種的 水果世代吧
    一度部門主管竟空缺出來了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副總在會議上環顧著同仁說:「問誰願意來當呀?有意願最重要!有意願的人當主管之後,就算吃苦受委屈也會只能怪最自己,不會怪罪副總因為人不是他拔擢的...」
    給大家1天的時間考量...
    結果,我想了想還是算了
    最後公司找個外人來當主管
    副總還懲罰我們的安逸膽小,切了每個人獎金一部分給那個新主管...等於變相減薪
    後來有同事一直念我
    既然最資深、又有能力為何不去接主管職
    我嘴裡回的是..在副總這機車人底下當小主管只是會變夾心餅乾夾死罷了
    其實
    內心的實話是...我過太安逸了,沒把自己準備好..
    不論是勇氣、人際、能力..都對自己沒信心
    最後眼睜睜看部門變成外人的
    我想...
    過去先離開的學姊和先離開的伙伴
    應該跟我一樣對自己失望吧

    所以我想我也是某種脆弱的水果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