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34.jpg  

 

這是老家賣掉之後首次回屏東過年,有長輩說將來返鄉祭祖就等清明掃墓即可,先前因為老房子還在,才需要過年回去小住數日,暖暖房子,人氣人氣。這原委我懂,但習慣竟是一時改不過來,或許也不願改吧!然而過年假期長,回一趟屏東才不匆忙,又其實心底深處,總還是懸著過年無論如何都得返鄉的心緒。王維那〈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可是說中了我不為人知的感情;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若我再不回去,又豈不是得望詩興歎嗎!。

 

屏東市腹地雖小,在地人難免有自己的生活領域,除非專到市中心消費,否則總習慣到哪家診所看病上哪買菜到什麼店吃午餐以及到哪地方買飲料。芬兩姐妹跟一般上班族一樣,都是假期晚睡晚起不吃早餐,午飯一併解決的人,這回為了我,破例帶我到屏東市建豐路的『六吋盤晨間飲食館』。

 

這店名取得不俗,佔地之廣令人懾舌,自1998創立自今,芬說它們也搬了二三回,原因是生意越做越大,非得找個胃納量大的地點不可,『六吋盤晨間飲食館』就在我和芬就讀的高中母校附近,但我真的沒聽過!?

這裡室內約百坪,記得過去是釣蝦場,後來又變成矮桌子矮椅蹬的百元小火鍋,如今『六吋盤晨間飲食館』用來賣早餐,是因為屏東地多人稀嗎?以我這長住台北的南部人來看,還真覺得浪費呢?

 

台北阜杭早餐店遠近馳名,多少人甘願排隊苦等燒餅或豆漿,對於這樣的傻勁,我一直是無法理解的,而這次我在大年初二,不巧也成了傻瓜。

先排對等候點餐,點完餐排隊等空位,有了位子再等食物,這左等又等足足花掉一個小時,若不是芬堅持要我試試,再加上大過年輕鬆閒逸,我應該馬上扭頭就走吧。

 IMG_0143.jpg

IMG_0149.jpg 

IMG_0148.jpg 

IMG_0147.jpg 

IMG_0146.jpg   

等待時刻我東拍拍西看看。用餐環境的確乾淨,不因為人多而隨便,佐料區最漂亮,有彷高級餐廳的實境,最貼心的是他們不限制用餐時間,也不因客人大排長龍而催促,每個人都知道,在南部閒散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快,反而背叛了生活的原則。因而那些用完餐仍佔著桌位聊天的人沒有錯,商家不趕顧客也沒錯,等待的人耐心等候更沒錯。

這是我十年前到台北工作前的生活樣貌。

 

恍惚間一種體悟在我心中蕩開,屏東沒變,它仍是那麼熱情燦爛,那樣質樸,變的是我,凡事求快講效率的我。

晨間十點,太陽盡職的努力著,每一片樹葉也都討論如何在冬天獲取養份,我在異鄉懷念故鄉,卻每年每年不斷反覆,唱著別人早已聽膩的思鄉曲。

  IMG_0142.jpg

IMG_0141.jpg 

IMG_0139.jpg 

 IMG_0131.jpg  

IMG_0138.jpg

IMG_014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顏玲 的頭像
顏玲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