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藤周作.jpg  

《沉默》是我讀遠藤周作的第三本書,怕褻瀆了他的深遠,考慮再三。《深河》與《沉默》是遠藤周作遺言中指定要放進棺木的書,可見本書對他所代表的意義,如果不是閱畢再細看林水福的導讀,自己對本書所代表的意函將比一知半解更少之又少。

 

人生本就不斷的抉擇,無時無刻不在抉擇,故事中吉次郎、洛特里哥神父、費雷拉神父的棄教與否,都是兩難的選擇。是為了證明神的存在而棄教?或是因為神的不存在而棄教?棄教是為了救人來證明神的存在?還是因為神根本不救人所以棄教?

 

遠藤周作不斷用殉道的事件來闡述這樣的觀點,他筆下的洛特里哥神父是基督的隱喻,棄教又背叛的吉次郎則被形容為猶大,此外他也用人民為宗教犧牲卻無怨無悔的行為比擬為寬大的約伯精神,這些故事我們在一般書籍都略有涉獵,然而若更深層的咀嚼,一般讀者如我,其實很難了解身為天主教徒的作者,在小說中證明的信念,究竟神是否真的存在。尤其每每故事以死亡事件為結束時,遠藤周作總會以洛特里哥神父的口吻問:「你為什麼還沉默著?」

 

你為什麼還沉默著?是本書第一個探討的問題,另一個主題則是人民的沉默,即林水福導讀中所說,歷史的沉默。遠藤周作將殉教者死亡的氛圍掌控得極為傳神,他以寧靜且巨大的氛圍對抗洛特里哥神父對神的抗議,如果說,故事裡洛特里哥神父闡述的是『神不存在』的事實,遠藤周作便用更細微的暗示來張顯『神的存在』。

 

比起《深河》和《我‧拋棄了的‧女人》,本書有了更多爭議與省思,故事雖然循著歷史真實事件敘述,但更多遠藤周作個人的體悟和日本民族性與西方所產生衝突,一一讓本書有遼闊的視野,也有意見紛歧的爭端。但不奇怪,神是否存在,本就信者恆信。

 

正如導讀人林水福所看,背叛者吉次郎一如猶大,才是書中真正的主角,為何?他反覆的背叛與無數次的祈求原諒,正是說明了背叛神的人,其實相信神是存在的。尤其吉次郎的猥瑣和懦弱,想必也是用日本武士道的精神影射人類的無知。

 

如果當成一般小說,並不難讀,就算有可能誤解了作者的原意。然而讀者若想進而了解作者原意,恐怕也不是將本書看個一次二次、或是自許為宗教之人所以為的那麼簡單。

  

延伸閱讀:《我‧拋棄了的‧女人》

http://yenling49707.pixnet.net/blog/post/33786708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