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0544.JPG  

這真是一場美麗的錯誤。端午節日正當中,我吃力的行走在大屯山頂,隨身水壺裡只剩一口清茶,虛脫前,仍看見藍天上飄浮的白棉絮,被風吹著跑。

 

二子坪

一開始說好到二子坪走走,以為那是自己從來不曾去過的地方,於是和男友只帶二顆粽子以及幾片消化餅當午餐,自製的無糖冰綠茶沒裝滿600cc,二人頂著大太陽自土城騎乘機車到北投,嘗試人家說的小氣旅行,反正這種登山健行活動,的確無須砸錢便能享受野遊之樂。

烈日不饒人,沿途曬到北投泉源路的《龍鳳谷遊客服務區》才稍事休息,這時男友問我水帶了多少,又說自動販賣機只有運動飲料,要不要買,當時塑化劑新聞每天在電視與網路如火如荼的更新,因此我一口回絕。事後回想,原來他當下已悄悄更改二人決議的目的地,而我仍傻乎乎的計劃中午前走完二子坪回家,可以去逛街什麼的。

到達遊客中山看到公告,2011蝴蝶季晚二天才開始,既來之則安之,反正蝴蝶也不是公告開始那天才會出現,即使如此,因為適逢假日,一路攜家帶眷,連狗兒也一同帶出遊的人真不少。我和男友默默跟在一大群吵雜的遊客之後,他們的喧嘩讓我倆眼神交流中證實了一件事,原來我和他都是喜歡安安靜靜爬山的人。

現在的男友喜歡爬山,認識他半年所走的山路,比過去我三十多年走過的還多;從前跟家人或公司旅遊,總是一夥人邊走邊聊,談談笑笑,與我們現在邊走邊聽山的說話,是完全不同的風景。除了相機,我們還帶錄音筆,收集五色鳥、樹蛙的叫聲,我們避開人潮,就像這些大自然生物迴避人類一樣。一整條被枯葉覆蓋的小山子路,彎彎曲曲,以及夾道兩旁的綠樹,乍看根本就是綠色山洞,充滿生意。

 P1120518.JPG  

終於看到面天山,男友說看似饅頭,又叫饅頭山。我說真的假的?他常面無表情說一些奇怪的話,讓我不知道該信還是不該信,回到家上網一查,哪叫什麼饅頭山,根本是他自己瞎扯的。

 面天山.jpg  

由於男友喜歡生態攝影,所以許多微小的生物他觀察比我入微,這時就會想起過去背誦的沈三白《浮生六記》的〈閒情記趣):『余憶童稚時,能張目對日,明察秋毫,見藐小微物,必細察其紋理。』我不明白為何每次出門他都不帶專業的單眼相機,他的回答是,妳那麼沒耐心,怎可能陪我守著蝴碟好幾個小時。的確,這句話幾小時之後就得到證實,我在樹蔭下看他完全不理會太陽的毒辣,也不理睬我的心浮氣燥,拿著我的傻瓜相機追逐蝶舞。

搜尋深遠的記憶,原本二子坪來過的,時間大約有二十多年之久吧,起碼那綠色的小池,墨綠的山景,以及茶色的欄杆,都是烙印腦海不會遺忘的構圖。

P1120537.JPG  

吃完粽子本該打道回府,男友說到大屯主峰只有1.8公里,走不了隨時可以返回,但我看到一望無際的石階便已腳軟,「我走不了了…。」「妳這一段都沒辦法,那怎麼去走風櫃嘴?」我搶白:「我沒說要去風櫃嘴呀!」雖然心裡生氣,還是跟著他一階一階往上。突然樹梢上一隻毛蟲掉進他衣領,頓時頸項皮膚紅腫又癢,我不死心:「我們快點下山,買藥擦了。」他說不要緊的,怎麼樣都不肯回頭。

離開二子坪,走上來的人一下子全沒了,只剩我們兩人在綠叢間緩緩移動,沒有風,悶熱。我們的路徑與一般遊客相同,以二子坪為起點,往大屯助航站的大縱走木樁為登頂標高。

 

大屯山

P1120549.JPG

當然,得到的回饋不會是只有汗水而已,這段無人的山徑果真躲藏了無數的蝴蝶,在樹梢上,在花朵間,不明究理的就打擾了它們,於是一隻隻飛翔了起來,多到無法細數。

島田氏澤蘭和野當歸是蝴蝶們的食物。我們安靜走近,看它吸吮花蜜的動作,看它們翩翩飛起的瞬間,我的觀察也與蝶兒們的生態一同納入宇宙的版畫,這樣的機緣對過去的我來說,根本不可能發生。印象中除了童年拍蒼蠅,補蝴蝶的學齡前生活,我不曾再近距離看過它們。

蝶影.jpg  

紫斑蝶每年在高雄縣茂林鄉山谷過冬,回春後陸續北返至台灣中北部山區,過去雲林縣林內鄉曾有每分鐘一萬隻紫斑蝶通行的紀錄,Discovery也特地到林內鄉拍攝。不過根據蝴蝶保育學會觀察,近年由於氣候變化不定,紫斑蝶的遷徙行程和路線多有延誤或改變,而且數量也大不如前,這些對人類來說,都是無聲的警訊。

走出樹林,頓時開闊,藍天白雲原來是這麼美麗的色彩搭配,晴空下萬籟俱寂安靜無聲,我成了圖畫中孤獨的旅人。

大屯坪.jpg

人的一生中,有些地方留下的印記是永遠都不會抹滅的,或許因為美麗的風景、或發生難以忘懷的事,也可能因地思人,理由不一。男友怕我任性的吵著要回頭,獨自說起他第一次與蝴蝶邂逅的經過。那一次他自己一個人上大屯山頂,豔陽下蝴蝶隨風而起,一群群、一叢叢,宛如夢裡仙境,多到叫人難以相信,美到讓人感動,一輩子永難忘記。他炯炯有神激情地說著。

每個人登山都有各自不同的目的,對我來說當然是減肥,尤其每天都是辦公室冷氣房,戶外活動與汗水真是少之又少,因此是否攻頂,是否拍到蝴蝶,於我便不那麼重要。相反的,男友說在認識我之前的單身生活中,假日的休閒就是與山友攀爬,與蝶友攝影,什麼季節到什麼地方看什麼生態有什麼目的,都是明確而且必須達成的。為什麼要這麼累呢?於是接下來的行程,因為正午十二點到下午四時的炎熱,沒有飲水,山頂沒有樹蔭,也因為他拍攝蝴蝶走走停停,我開始生悶氣。最後走到鞍部氣象站時,我虛脫。昏倒了。

我昏倒真把男友給嚇壞了,他把二人從一小時前就一直忍耐不喝的最後一口水留給我,拿帽子幫我搧涼,陪我坐在草叢地上,不斷說話。他開不了口說抱歉,只好一昧地開玩笑,「如果你寫部落格說我把最後一口救命的水都讓給妳,別人看了一定很感動……,」我又氣又累不想答腔,他也只能默然不再搞笑。休息之後,二人沉默的往山下走。

大晴天裡,在大屯主峰可遠眺環繞台北盆地的群山景觀,七星山、或大屯南峰、西峰、以及淡水河口,除此之後還能看到萬里的妙田福國寶剎。超幸運的,我們拍到天空出現的老鷹,本不相信,上網查了才知道草山目前記錄有13種日行性猛禽。

回到遊客中心是下午四點正,雖沒看到幾年前讓他感動的千萬群蝴蝶謾舞草山,然而我已把對蝴蝶季所有美好的想像,留在身後的碧山藍天。

P1120670.JPG  

 

千變萬化的雲,在頭頂上的藍彩布上塑型,讓人聯想到外蒙古的天空。

P1120648.JPG 

P1120620.JPG  

P1120611.JPG

P1120612.JPG

P1120613.JPG

P1120616.JPG

P1120619.JPG  

 

這樣的陡坡,豔陽下我爬得欲哭無淚。

P1120637.JPG 

P1120642.JPG 

P1120650.JPG 

P1120649.JPG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corpian
  • 到郊外走走...是好事
    特別是這麼藍的天空
    看了心情就舒服了
  • 下次挑戰草嶺古道XDDDDD

    顏玲 於 2011/06/29 13:31 回覆

  • 兔也
  • 他把最後一口水留給你
    跟他說
    我很感動 呵呵呵
  • ☆故事☆
  • 看到條走道
    心情好起來了
    走起來格外舒適
  • 其實那天真的好熱~熱到想殺人

    顏玲 於 2011/07/04 21:08 回覆

  • 過去
  • :D 以前 總是讀書心得~ 多的都讀不完了
    (其實是自己懶)

    哈 多虧了你男友,多了很多遊記~
    老話一句 很喜歡你描述的方式
    看來 我又可以常常來走走了 :D

    谷月 :D
  • 好久不見了~看到老朋友真開心(笑~

    顏玲 於 2011/06/29 12: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