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240.JPG    

 

足下高跟鞋的跫音,快速而篤定的敲打在和平東路商家前騎樓上,卻被車潮高分貝的喧囂所掩蓋,步出捷運站出口,耀眼的日光從東方天空傾倒而下,像一疋金色透亮的黃紗布,鋪灑著整個大台北盆地,紅磚道上路樹的蔭影雖不十分明顯,卻也標誌著將又是晴朗炎熱的一天。

 

不知何時開始,每當上下班人車顛峰時段,便有一位身著灰色袈裟,配帶念珠,完頂托缽的女尼出現在騎樓上,每次見到時她總面朝西邊高跪,口中唸唸有詞聲音宏亮,字字句句順暢而流利,想像她如果選擇置身於朝陽下背光,必也有如我佛示現,身後光芒萬丈般莊嚴聖潔。從樣貌上推估她年紀約略在三十上下,由於時常親近法界人士,因此面對這樣年輕的女師父我一點也不驚訝,倒是她長跪於騎樓,面朝她前進而行的路人逐漸接近的同時,難免不由自主的往旁邊退讓,避開自己成了她跪拜的對象。

 

不懂的是,僧人托缽已屬慣有之事,傳統市場、夜市、路邊、或廟宇廣場前或多或少會有貌似出家人士的化緣行為,然這位比丘尼為何要對閻浮提眾生屈膝?據了解,善男信女所要皈依的三寶便是「佛法僧」,「僧寶」是佛寶與法寶之代言,是佛門弟子所追隨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的智者。學生對師長下跪是應有的行為,但若是師長對學生下跪則將令人費解。若說比丘尼是對幽冥法界無數神佛禮懺,那麼更應在莊嚴大殿參禪禮拜,回向無數劫有情無情眾生才對。再者,若我佛自在心中不需崇拜偶像,那豈不更應擇一悠靜安然之所,觀心冥想才是嗎?

 

去年夏天在仁愛路上,不算大的雨,但仍得撐傘,一整天的積水連騎樓都能使行人跌跤。陰雨綿綿連天氣中都充滿水的濕潤,放眼一望,陰霾的烏雲預告著放晴仍然渺茫,而人們的心情也跟著天候展不開眉。等紅綠燈時便看見他了,低下頭兩臂自然垂於兩側,這種天氣不撐傘,我忍不住暗暗留意起來。

 

高瘦的身材,白襯衫休閒褲,男性休閒鞋,但都能擰出一把水了。他邁開步伐,一、二、三,跪下。什麼!他打算在濕漉漉的雨季中……?好吧,若真誠真意,不巧第三步跪在水窪中倒也認了。四、五、六、七、八、九,跪下,五體投地,額頭自然而然的貼在積水正旺的紅磚道上。我滿心震撼。他沒有投機取巧,故意將步伐大大邁開,而是所有腳步都與肩同寬。雖然不解,卻暗自佩服他的真誠摯性。

 

一般人都用自己的方式生活著,快樂也是,痛苦也是。觀念和想法左右人們的一切,不論是苦行僧般的心態活在世上,或是言出必行如優婆塞般的信念處世,我們滄海一粟的心於三千大千世界,未嘗不是一種自修、自習與自省。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紫子
  • 那圖好可愛喔~看了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