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624.JPG

 

 已經三十年了,沒有一刻忘記。我十一歲那年,她才九歲。

 

當地沒有圖書館,聽說有全國大型書展來到僻壤之地,這無非是大事,盛事,喜事。聽說在書展時可以安心閱讀,不像街頭的書店老板總在放學時刻臨陣以待,拿雞毛撢子驅逐看書卻沒錢購買的窮孩子。我們都是窮孩子,二人歡天喜地相偕來到會場,那久遠的光陰中,標記著有始以來難得盛況。

 

原來是百貨公司開幕,人潮洶湧,連天氣都興奮。閱讀之於年幼的我,像草莓冰淇淋,即便吃不到,光看它在別人嘴裡融化,也能想自己舔了溢出嘴角的沁涼與甜香。一進會場,如山似海的書林盡入眼簾,小說、漫畫、字典、筆記本、滿坑滿谷的圖畫和文字,像寶山,閃爍著如珠寶般的炫彩,我忍不住在心底吆喝,迫不及待朝自己設定的方向直撲而去,是被書香吸引,還是油墨的氣息,或是長久以來的夢境乍現?

 

半晌,她緩緩走來,神秘的說:「有喜歡的書嗎?」我一派興奮:「當然有啊!」此刻她童稚無邪的黑眼珠,咕嚕嚕東西左右轉呀轉,表情嚴肅說:「快給我吧!」我皺眉頭,還來不及會意,她便傾過身子挨近,把我手上瀏覽的書本迅速攏進自己臂彎的外套裡。我張口愣住,她反用肩膀輕輕撞了我一下。「不行,太危險了!」我細聲的說,卻只有自己聽出語氣裡的無力感。她說:「不會啦!」看似一付輕鬆自在的模樣。

 

氣候應是和煦的,可不知不覺感到口乾舌燥,脫掉外衣或許是對的,我下意識在口袋中尋找手帕拭汗,卻也擔心伸入口袋的手被當成作姦犯科的引信。矛盾、掙扎、欲望,誘惑並衝突著我。如果教育是為了識字,書,又豈該與窮孩子絕緣。站在我肩上雙側的天使和魔鬼刀光劍影廝殺。

 

我怯懦道:「那妳……小心一點喔!」這是一種參與,有罪。也許衣服不夠長,也許書本過大,我一眼便看見她夾在手腕裡的書,覆著外套,像頭裹著沙無知的鴕鳥。我憂心忡忡,心裡五味雜陳,興奮又期待、罪惡與愁慮的心理遞嬗著。我整顆心載浮載沉,靜默的書不安份的受制在那小小的臂彎裡。不行!我無心繼續翻閱架上任何一冊書,決定現在馬上離開,趁著時間尚早,趁著外套裡的書不多,趁著我還沒有後悔──還沒後悔自己的默許。

 

終於,書本發出號音。一個形影相當,衣服相似的小女孩,立於結帳櫃台前側,她頭垂到了胸口,站一旁的大人激動說著話,口沫橫飛比手畫腳,這一刻我的心臟突地狂跳,成了心律不整的病人。無聲無息踱步到附近,卻又沒有勇氣靠得太近,我隨手拿起書本假裝翻讀,一面豎起耳朵。那女人罵著:「說,妳住哪裡?哪個學校的?」「………。」女人再問:「妳是第一次偷嗎?」她頷首承認,眼睛仍盯住地板。又問:「妳一個人來嗎?」

 

此話一出,我倒抽口氣,窒息的感覺如同掉入冰窖無法呼吸,腦子剎時一片空白,時間在等待回應的過程中停止了,我等著,女人也等著。她會坦承還有同謀嗎?她決定拖我下水嗎?我要挺身而出嗎?我要面對錯誤嗎?思緒飛快,千萬個想法在腦中打轉,雖然死盯手上的鉛字卻無法靜下心來思考。彷彿過了半世紀之久,等候不到任何回答,女人說:「看妳還那麼小,又是初犯,今天就原諒妳,下次再偷,我一定把妳抓到警察局。」女人用力擠出最後一句,也擠出飛沫,語帶恐嚇威脅,斥喝道:「還不快走!」於是她頭也不抬的往外跑去,根本不理會緊跟在後的我。是為我脫罪,還是嚇傻了?或者,她其實不屑與膽小懦弱的我同行。奔出門外,原本興高采烈的太陽,不知何時已黯淡。

 

為期二週的大型書展,從那天起我沒有勇氣再踏入。這咫尺之地的大事,盛事,喜事,於我卻是不光鮮,不光明的記憶。「那妳…小心一點喔!」事隔多年她早已忘懷,我仍深藏心底悔恨。這句話像利刃,從那時起無時無刻不懸掛在我心靈上方,不曾卸下。

 

她是我妹妹,沒出賣姊姊,姊姊卻背叛了她。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丁丁
  • 好震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