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旅.jpg

作者:郝譽翔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01024

人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所有女孩都想從父親身上找到安全感,呵護、寵愛、與依賴。舉凡三、四0年代的男子,經歷戰亂,政治社會問題、民生經濟窘迫之後,面對台灣接踵而至的富裕繁榮,自由民主反到不知所措了起來。在我所知道的許多家庭中,層出不窮的外遇,離家等事件於焉產生。

 

如果本書是自傳,作者郝譽翔選擇了原諒和寬宥,並且用文字進行一場時空迤邐之旅,她的出世、父親的誕生,演繹一場父與女、台灣與對岸、過去和現在、男人及女人的交談;倘若本書是虛構,作者深掘多數人所不知的史實、被歷史遺忘的傷痛,藉以替時代洪流下的小人物發聲,更將個人的隱隱寂寞呼應民族家國的悲悽,堅忍而勇敢;假使本書是半自傳,讀者便能欣賞作者在虛實之間轉身的魅力,舞出真假是非不可考的小說之美。

 

一開始以散文的方式自敘,抒情又真誠,進入主題後改採小說體書寫,第一、第二與第三人稱並用,但不令讀者誤解,這是郝譽翔的寫作功力。齊邦媛的《巨流河》和龍應台《大江大海1949》之後,頓時台灣文壇關於動盪時代的歷史文學方興未艾,《逆旅》對於當時國共兩黨的紛歧未多加著墨,卻早在多年之前便已對這些漂泊的靈魂送出疼惜,娓娓道盡孤伶旅人一生的無奈。

 

《島與島》主角郝青海隨著時代飄流,命運之潮汐將他從東北往南推移,跨越海洋來到「臨時的落腳處」,他本以為自己很快便能歸鄉,然而四十年後終能回到朝思暮想的故里時,竟是一句句情何以堪,原來用一輩子的歲月想家,家卻起了變化,南坦坡村本應停滯在四十年前的印象中,但眼下的黃土地卻無法套入記憶,人事已非,孤獨孒然依舊。因此繼續旅行,尋找消失在時光隧道中的過去,竟成了郝青海唯一的道途。

 

《情人們》講的是一連串的控訴,母親埋怨女兒一心向著父親,枉費自己單親生活含辛茹苦;女兒抱怨母親對自己的童年漠不關心,生活中沒有愛或關懷,只有無止境等待和孤獨;妻子怨懟丈夫處處留情,拋家棄子;而第三者對自己的躲藏和必要的隱形感到無盡淒涼。

 

《搖籃曲》是本書重要的序幕,像潘朵拉的盒子,飛出許許多多意外與失落,但作者終究是要安排一場寬容的情節,所有先前的過錯全歸咎給寂寞,讓一切說不過去的,都說得過去。就這樣,我看到古往今來所有名為父親的男子,都在子女對愛的期待之下,得到全面救贖。

 

郝譽翔寫的故事,並非柔軟,卻能令讀者動容,郝譽翔寫的故事,雖非理性,卻讓觀者從時代軌跡中勾勒出人生的真實面貌。母親、妹妹、妻子、女兒、情人,好似雲煙,主角郝青海只想找回自己原有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雙心
  • 哦哦!這本我想看!!
  • 我留新版.舊版有交換喔

    顏玲 於 2010/11/24 00: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