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348.JPG

 

我相信緣份,就連閱讀也是。

《我這溫柔的廚娘》是無意間參加徵文活動僥倖得到的贈品(詳見僥倖的禮物),所以它是一種緣份,讓我料想不到認識了虹影這位作家,更證明了我的理論,美食也是一種創作。

她作菜不看食譜,隨心情、隨天氣、任一食材、任一賓客,都是她在產出一道佳餚所足以影響的因素,甚至廚房的光線、器皿的款式、情緒的起伏,都是改變菜餚味道的隱性火候,不可輕忽。

我自小就不太重視口腹之慾,也許味覺與嗅覺的感官不靈敏,事過境遷就忘了,忘了當下味蕾的刺激和挑逗,也忘了佳餚所引起的食指大動,食物對我來說只是為了生存。 

但民以食為天,一個國家的繁榮與否,飲食佔了很重要的地位,因此我又要說,美食之於我,是創作、是藝術、是一幅畫。每一道磁盤上的珍饈,就像在白色底稿上的繪圖,廚師們用靈巧的手藝,從各式各樣餐具的挑選,就已經開始了藝術之旅,再搭配七彩繽紛的顏色與食材,即便容易在茶餘飯後忘卻美食慾望的我,也不會輕忽大師上菜時的驚喜,像魔術師用力扯開黑布的那一瞬,充滿著喜悅和幸福。

 

《我這溫柔的廚娘》不是食譜,它是廚房日記,如果作家用文字寫下心情抒發饗宴讀者,那麼廚師便是用食物烹飪出老饕對美食的情慾,如同畫家在作品中展現的魔力一樣。

當平凡的菜色也創造出驚豔的情境時,是廚師們讓意念變美、況味變佳,適時適地讓平凡的女子穿上華麗的外衣,參加嘉年華會了,然後你再一件一件脫掉它的衣裳,袒胸露乳時才驚訝於它們果真挑起你的慾念──廚師果真是具有神奇魔力的化妝師呀!

 

作者虹影可說是性情中人,在外用餐若不滿意,直接責備廚師壞了食物的本性,所以她不愛上館子,卻也因為對食物的執著,讓她與廚房有了感情,一鍋一剷,都是美的原創,如果不用心,不如遠庖廚,以免遭踏了食物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