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真愛的妳: 

妳要我不用擔心,其實更希望妳能多瞭解自己,阻止或允許都不是我該做的,面對妳的決定,兩個交換戒指的女生,我唯一的願望是妳能找到真正的幸福。不記得當年是否跟妳討論過電影《斷背山》,二個寂寞的人被擺在孤獨的地方,不管是男是女,必定會衍生出關懷之外的情愫,我當時只說一句:「兩個相愛的人卻不能在一起,真是可憐!」現在看著妳們孤伶伶的兩人住在台灣東部的某一角落,到底是先有好感才決定遷移,還是先有遷移才有好感?我不得而知。 

  


  

 自從妳的母親走後,心情像斷了線的風箏,隨風而飄,卻怎麼樣都到不了妳想要的應許之地,我可以瞭解,當別人佳節團圓時妳被遺棄在幸福之外,溫暖的窗內看不到妳形單影隻的寂寥,但是,妳呀妳可曾想過,是妳不願打擾別人溫馨的氛圍,抑或是妳不曾主動邀約快樂,寧可讓孤獨悄悄籠罩心房。或許我並非真正瞭解妳,無法到達妳內心最柔弱的深處,人前妳總是獨立又有個性,說著我們羨慕的海闊天空;談論著我們佩服的海角天涯,以為妳可以把背囊裏的秘密瀟灑的丟在澎湖、拋向綠島。雖說我能看出妳和陌生人合影中眼底的渴望,也聽出妳與陌生人邂逅中的一抹期待。 

 

我想著妳從前交往過的男友,想著曾經妳跟我說過的甜蜜,我回憶起妳過去跌跌撞撞的感情。如果妳母親還在,她會贊成或反對這件事嗎?或是如果母親還在,妳根本不會去嘗試把情緒慰藉在同性友人身上!但我不是妳,我無法了解,更不能批判,只是除了希望妳想好自己的決定之外,也希望我能弄清楚自己是否可以接受。接下來我必須試著解讀,如果妳那開明的母親還在,她所能說的、能做的,應該也僅只於此吧。

 

妳還年輕,她更青春,同性的友誼是否能延伸出另一種愛意我不清楚,但是妳們要走的路都還很長,人生中有太多變數和抉擇會考驗妳們,一一試煉那所謂幸福的真諦,每個人都渴望在肉體之餘有心靈的依靠,而「靈魂伴侶」似乎是那永無止盡的祈禱。當妳對人生有一番認識時,也許會知道,我們要求的不應太多,除了信末總有的健康快樂,身邊的人幸福與否其實都無權干涉,但卻百分之百有權接納真正的幸福來到自己身邊。

願妳幸福的我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