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痛當下跟自己說:「明天一定去找醫生。」

半天之後也聽到回答:「算了,現在已經不痛了…。」

就這樣當駝鳥已經一個多月了。

 

終於有天內心交戰之後,到牙醫診所遞出我的健保卡,

「我們先照X光。」

「為什麼你們那麼喜歡幫病人照,我上次只有洗牙,也說要照。」內心的抗拒讓我口氣不太好。

「那你等醫生決定要照再照吧!」

最後醫生說我的舊牙套鬆脫,所以才會牙痛──嗯~~我就知道。

醫生又說因為是三顆連在一起,所以一次要重做三顆──唉~~我就知道。

然後醫生建議我至少做一顆五千的假牙──喔~~我會心疼哪!

於是我決定繼續當駝鳥。

 

那一晚牙痛已經讓我睡不好覺了,終於提起勇氣面對現實,

今天一早九點半就跟醫生報到,要裝臨時假牙,

拆除舊牙套過程不舒服,所以打了麻藥,

診療椅頭低腳高也非常不舒服,可是沒辦法,

然後開始治療蛀牙,我把注意力擺在隔壁的病人身上,故意忽視我的感覺。

 

「你明天再過來一次。」隔壁的牙醫送走了一位患者。

「我有帕金森氏症,可以開證明說我跌倒撞到牙齒嗎?我要請領保險。」我聽到另一位女性病人說。

………………..,除了拔牙沒有別的辦法嗎?」一個年輕女孩痛到掉眼淚。

「阿公,你回去之後如果不舒服再過來。」醫生的聲音。

我終於開始裝臨時假牙,隔壁的醫生卻已經看過五、六個病人了。

看一下手錶,天阿~十一點了,我以經躺了一個半小時,有點快腦溢血的感覺。

 

套了又拔、拔了又套,我的臨時假牙試了又試,

我的嘴巴也張了一個早上,很酸!

我說:「如果是臨時的,咬合一定要那麼精準嗎?」瞄一下時間已經中午十二點,我想回家了。

然後醫生回答我一堆專業的術語,我只聽懂一句話:「書上都是這麼說的。」

我豎起耳朵,書上,是指理論嗎?那他的實務經驗呢?

當場有種找不對人的感覺。

 

十二點半了,終於好了,麻藥也開始退去,我感到一陣陣疼痛襲來,

買了廣東粥當午餐,怎麼越來越痛,我沒辦法吃飯了,

上網,沒心情;電視,看不下;看書,靜不了;抱著隱隱作痛的感覺睡午覺。

也許前一晚沒睡好,現在我竟然也能小睡片刻,但是牙痛馬上又把我叫醒,

不行!我騎了摩托車又去找那兩光醫生。

 

再次套了又拔、拔了又套,我的臨時假牙試了又試,

我的嘴巴現在又張了一個下午,很酸!

而且我確定診療椅頭低腳高,非常不舒服,我的頭很昏,

終於,從三點半到五點我才再度離開,

我今天可是陪了他們診所的人一整天。

 

過二天我又得來試真正的牙套,到時候希望這位醫生的技術,能再這幾天更精湛一點,

阿彌陀佛~~

阿門~~~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