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諾比核能災變,讓伊果一下生來就成為四肢殘缺的畸形兒,

但樂觀向上的他,靠著唯一正常的左手,參與所有一般正常孩子的活動,

過著比一般人都還要快樂與自信的生活!

 

伊果的外貌不同於常人。第一眼看到他,會以為他的下半身被截肢。

他沒有臀部,大腿像兩個肉樁,兩腳像魚鰭向兩旁分開。他的左手非常有力而且健全,卻沒有右臂。

但伊果的異常只限於外表,他是個笑口常開的陽光男孩,擁有極高的智能。

伊果一出生就長成這個樣子。

造成他肢體殘障的原因是一場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核子意外──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六日車諾比核能電廠的重大災難。 ~~摘自網路簡介

 

 

1989年的車諾比事件對當初剛入社會的我來說,

只是一篇遠在遙遠國度發生的重大新聞,足以登上台灣頭版許多天的新聞,

我甚至連什麼是輻射塵都不知道,

不只我不知道,連蘇聯的人民都不知道。

危險也許不足以造成傷害,但無知卻能夠讓可能彌補的事件形成巨大的缺口。

 

 

這是一本青少年讀物,作者用極淺顯的文字來形容整起事件,

在我能夠理解的範圍內,我盡量把當初的情形在腦中圖像化,

然而太驚心動魄、…………,

搖頭及歎息,竟是我為這20年來沒替他們義憤填膺所能做的所有事。

 

 

我上網努力了解事件始末,

照片中遭受輻射污染的農民、基因異常而生出的畸形兒,

每張照片都用無奈蒼白的眼光控訴著,一面又與死神做痛苦的拔河。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雖然事後得到許多國際上的關切和援助,

但是我們難道忍心只用錢財來補救這上帝錯失的手?

 

 

伊果很不幸,他是這起事件的受害者之一,

伊果也很幸運,他一路上遇到善良的褓姆、老師、寄養家庭、基金會的協助。

從「我為什麼沒有右手?」到「我只是沒有長右手!」

伊果用自己不正常的身體,讓自己過正常的生活,他的努力一如他的好運,沒有停止過。

 

 

沒有腳卻可以踢足球,因此他相信自己將來可以當消防隊員,那是他的夢想,

老師暗示他種種可能面臨的問題,他總是將自己的信念化成“童言童語”:

「一隻手,但可以拿水管。」「不能開車,但可以坐後面。」

一個出生就有缺陷的孩子,幸好他有過人的智慧和完整的觀念。

 

 

16歲時伊果和原生家庭重逢,父母後來也生了正常的弟弟妹妹,

他不但不怪父母,反而認為自己擁有太多的愛,

比照許多不幸的車諾比兒童,對於伊果──

也許正是上帝在彌補祂那錯失的手。

 

 

 

 

 

 

任何"人為"的錯誤,必定是因人而起,

但是任何失落與遺憾,絕對與上帝脫不了關係。

只是我們必須知道,上帝是否要透過這件是告訴我們什麼,

要我們學習什麼,

如果因此而讓未來得以獲救,那才是老天最好的安排。

 

創作者介紹

7號哲學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