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創作二三事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醜孩子1.jpg 

我害怕大部頭巨著,也不喜歡大部頭小說拍的電影,因為會遺露,遺露了可能是讀者所感動的細節;我喜歡介乎於中篇和長篇小說間的故事,有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的感覺,讓讀者與觀眾有了無盡的想像空間,就像小說《穿條紋衣的男孩》。它很棒,書我喜歡,電影也喜歡,故事裡二個男孩的友誼是如此純真,尤其末了隨性的交代男孩的去向,讓人想哭又哭不出來。

目前坊間有不少勵志自傳編入電影,而由英國第一位黑人女法官康絲坦姿.布里斯寇所寫的自傳小說《醜孩子》是我希望來日能被導演或編劇青睞的故事。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DSC04692.JPG 

她獨愛紅色系,舉凡粉紅、桃紅、大紅、鮮紅、暗紅、或橘紅。於是她的眼影和口紅,甚至髮飾以及決定外型最大部份的外衣,都離不開紅的魔咒,久而久之大家便稱她為「紅女孩」。

當她還小的時候,總希望草與樹也能像花兒一樣豔麗,但因為不盡純熟的魔法,所以把葉子變成咖啡紅。就算失敗了她仍然不死心。『至少我能把自己的屋子塗上一片絢麗的紅色!』。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skhfwre.JPG 

自從母親走後,我總是搬家。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DSC04352.JPG 

門口站著一個人,把光線都擋掉了,阿嬤一把將我她摟進懷裡,小聲的說:「壞人來了,他要來害阿嬤,快唸阿彌陀佛。」阿嬤看站在旁邊的妹妹一眼,順勢也將妹妹一把抱住,叮嚀同樣的話:「壞人來了,快唸阿彌陀佛。」我一直記不清那人的長相,只曉得是個中年人,跟父親差不多高,也差不多年紀,他向母親點個頭便逕自找阿公去了。每次只要他出現,必定是找阿公,阿嬤也必然躲得遠遠的,而且佛號唸得特別響。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1352926304.jpg  

 

年代宣傳: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家守綺譚.jpg 

廚房地板被踩出大洞,濕冷的傾盆大雨像山洪爆發一樣落了下來,奇異的植物蔓生並且伸出觸鬚抓牢地板,破了洞的屋頂射進一道日光,在綠葉夾縫中灑蔭而下 ,讓怪異的植物如臉色蒼白的病人般隱約透著邪惡。

我才想對藤蔓生長的速度讚嘆,就已感覺到情況不妙,來自門後的風讓室內繁茂的葉片沙沙作響,轉眼間猶如一隻巨大的綠色手掌,瞬間抓起我的身體。猛一抬頭,雨水在軟而無力的陽光照射下,如白絹絲綢般從屋頂灌注下來,光影中好像有人存在,仔細一看應該是高堂。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0.jpg  

文章標籤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咖啡館裡的交換故事》繪圖:吳孟芸故事:駱以軍、蕭雅全等14人大塊文化出版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手.JPG 

「妳喜歡村上春樹嗎?」他問喜歡看書的我。

「哈~從沒看過他的小說。」我尷尬乾笑,自詡為重症閱讀上癮的我還真沒看過這位大文豪的書。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小王子2.jpg 

男友學歷並不傲人,但文學根基好,舉凡成語、破音字、錯字,他都能一一更正,我便笑稱他是活字典,諷刺得很,他的缺點是愛看電視不看書。當然,如果還要再說他有什麼專長,就是家事做得比我得心應手,我也常常樂得輕鬆,尤其我們相差四歲,他疼我寵我似乎也都應驗了老俗諺說的美好組合。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上天給人的考驗有些是正逢機緣,有些是一出生即接受一連串的試煉,口足畫家謝坤山便是屬於後者,在資源匱乏的年代裡有著早熟的個性和思慮,以及積極與善良的心,無疑是個懂事又讓人憐惜的小孩。當他即將屆滿16歲前,因為工作誤觸高壓電造成意外,失去了雙手和一隻腳,這突如其來的坎坷,彷彿命運考驗更集中它的火力,準備等著這年青人承受他無法認同的人生。因為孝順,不忍母親的悲傷和憂煩,於是謝坤山很快選擇應有的人生態度,不被困境擊倒,他答應母親:「我無權輕生,也不會放棄。」,就像潘朵拉的盒子,當所有厄運全都出現之後,他深信盒子裡還裝著希望。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DSC02424.JPG

接到妳的電話真是既驚又喜,驚的是想不到事件發生後七年,妳終於肯主動與我聯繫,喜的是我們的談話並不因七年時間的沉默而顯尷尬,但也可能妳正紅著臉害羞的與故作鎮靜的我說話。七年的時間足夠讓一個國中生大學畢業進入社會,成為一個事事必須為自己負責的大人,然而我們,在這空白的時光裡又讓自己增長了什麼?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

巷口寂寥的路燈照射,大雨與它自己昏黃的影子同時灑落地面,遠處傳來一聲聲音波嘹亮的呼喊:「臭~豆腐喔~~」,雖然才夜晚九點,但叫賣聲中隱約透露著孤獨。往下看著冰冷的雨、孤獨的街燈和寂寞的臭豆腐老人,珮雯形單影隻佇立在三樓公寓窗口,思緒不由自主飛向幼年時那經濟困頓的童年…

 

珮雯與姊姊共撐一把傘走在初入夜的街燈下,二人小小身影剛從麵包店走出不久,眼尖的姊姊便拋下傘的庇蔭衝進雨裡,撿起被雨水敲打得發抖的透明塑膠袋,依稀看到裡頭有紅色、綠的形貌。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shadow.JPG

 

門口站著一個人,把光線都擋掉了,阿嬤一把將她摟進懷裡,小聲的說:「壞人來了,他要來害阿嬤,快唸阿彌陀佛。」她看身旁的妹妹一眼,阿嬤發現似的也將妹妹一把抱住,叮嚀同樣的話:「壞人來了,快唸阿彌陀佛。」來人背光看不清長相,但知道是中年人,跟父親差不多高度,他與母親點個頭便逕自找阿公講話,這時阿嬤在她耳邊唸的佛號,持續又大聲,一度讓她以為連「壞人」都聽到了。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看了一本書《妻子、情人、和他的小孩》不必多作介紹,從書名就知道這是怎麼樣的一本書。從夏娃偷嚐禁果之後,男女之間的感情問題,是永遠也理不清的債,甚至演變到現在,情慾不光是生理本能的驅駛,它早已跨越了金錢、利益與權勢的範疇。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

405895360_0096f82025_b.jpg

 那年世芸小三,妹妹小一,聽說有全國大型書展,二人歡天喜地相偕來到會場,在那久遠的歲月裡,百貨公司開幕以來難得盛世。世芸和妹妹沒錢,卻不純粹只是閒逛,閱讀對她們來說,像草莓冰淇淋,就算吃不到,光看它在別人嘴裡融化,也像舔了滿嘴的甜果香。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時候的舊家外牆是竹子編製,大門是一道活動籬笆,只有晚上睡覺時才靠攏栓上,直到國小五、六年級,那層代表房子皮膚的竹子變成磚頭,籬笆也改成下拉式鐵門。

 

不是三合院或四合院,我們一家六口、加上爺爺奶奶、以及大伯父也六個人,全部圈住在五、六十坪大的平房,大家各據一方,各自為政。我們和伯父有自己的客廳、廚房、睡覺的大通舖、和木匠工作區(爺爺和爸爸、伯父都是木工),爺爺奶奶的房間則座落在屋子正中間。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DSC00258.JPG

 

年初難得四姊妹們聚在一起有共同的目的,說好把老家整理之後,委託仲介公司幫忙銷售,二層樓的透天厝已有25年歷史,那是在我高一那年入住的。平時大夥散居台灣中北部,自從二年前父母陸續辭世之後,屏東的老家痴心巴望等著我們逢年過節回去探望它,但次數總似乎嫌少了點。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2357228577_518d196e26_m.jpg

●【你用故事,跟我換一杯咖啡】贈獎通知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