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522.jpg  

我屬魚,魚怕上天空,就算夜晚夢裡能飛天遁地,醒時仍是一身冷汗,所謂翱翔對我而言並不美好,反倒是一種懲罰。因此,當眼前我所觀注的那不到二十歲男孩在旁人攙扶之下爬上橋杆,背向山谷穹蒼時,我忍不住在心裡為他喝采,縱然他僵硬的表情說明了這是人生初體驗,而太陽下滑落的汗珠也彷彿做了一道怯場的掩飾。

這是台7線北橫公路,我在桃園巴陵大漢橋上遇見的冒險。

顏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